乔岐

[ 福华 ] 告白?

华生之委婉告白。
#小段子


-----
Watson:“Em…Sherlock,你不打算找个爱人度过余生吗?”

Sherlock:“不。我的爱人是工作。”

Watson:“哦。嗯…我最近在想要不要改个名字。你觉得,我改叫工作怎么样?”

Mrs.Hudson(突然推门而入兴奋拍手)“哇!你们两个终于要在一起了?!”

Sherlock:“…???”

Watson:“……”



『赫德森太太之神助攻。』



乔岐
2017.9.16

[APH*露中]精灵

他迷路了。
他还记得前一刻前方百里左右就是这片漫无边际的密林的出口,一片光明,可此时,周围却只剩直插云天的高大杉木和浓郁潮湿的朦胧白雾。
景色一片暧昧。
不过他并没有慌。作为精灵一族中最强大的分支——光精灵一脉的王子,王耀是不可能害怕迷路这种小事的。
只不过繁琐了点而已。
他重新做下标记,摊开手,掌心间赫然燃起一簇明黄色的火光。他就着这光继续向前走去。


他看到了一个少女。


少女一头湖蓝色的长发,泻至脚踝,包裹着她娇柔的身躯。
王耀走近,这才发现少女竟然比自己还矮了好几公分。
同时,他也看到了少女额间点缀着的半透明的浅蓝色鱼鳞——人鱼族的象征。
少女赤着脚站在他面前低垂着头,双手绞在一起羞羞答答地说——姐姐,我迷路了。我要去精灵王的宫殿。
姐姐?
王耀勾了勾唇角,在少女的惊呼声中用光剑将她钉到了一旁的树干上。
转身离去。
人鱼族,是仅次于精灵族的最高贵的种族,同时也是最适合与精灵族通婚的种族。但深爱着精灵王——精灵全族权利的象征者——的王耀断然不可能允许这么一个羞涩的小人鱼公主先他一步找到王。
王是他的。
永远都是。


终于,他看到了旷野,以及那伫立在旷野中央的巨大的水晶宫殿。
在说明自己的来意后,侍者带领他来到高塔顶端。
——王,一位光系女子求见。
女子?
王耀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人将他误认为女人,只因他一头漂亮柔顺的黑色长发、阴柔的面容和纤细的身躯。
不过无所谓。
因为他知道,那人,一定不会认错。
冰晶宫门缓缓打开,一片光芒从内而外泻出,刺得王耀半眯上眼。
他轻移步伐,迈进神圣辉煌的宫殿内,右手抚胸虔诚地俯首并单膝下跪。
“王。我乃王耀,东方帕其拉之子。”
伊万·布拉金斯基,精灵的王,此刻正坐在高高的王座上俯瞰着来人。
“那个人鱼族小公主贝栖呢——算了,不重要。”他看着一身素白长袍跪于大殿中央的人,忽然改了主意。
尊贵的王轻轻笑起。
“好,东方帕其拉之子。吾准汝留下,将汝之生命奉献于我,永生永世侍候吾。”
“是,我的王。我将献出我的生命,永生永世侍奉您。”


——吾将永生永世爱着您。



亓谙
2017.5.19

[仏英]情人节



2月14日。
真是个讽刺的日子。
果然英国的冰冷连这种日子都不放过。
暴雪。真不是什么好天气。
多少人会在今天为了一丝可怜的温暖牵手,又有多少人会因这鬼天气分手?
心下冷然。

伦敦夜晚的雪景很美,一切灯火透过白雪都变得暧昧朦胧,倒是适合那些热恋的情侣。
可这仅会给我空添一抹苍白无力的忧伤。
厚厚的雪层也没有使身体陷入,双脚踏在松软的雪上留下厚实的足迹,破坏着原本的整洁也添了一丝凌乱美感。
被多次碾压的雪早已压缩成冰,裹紧大衣小心翼翼绕过那些一不小心就会被摔个仰面朝天的地方,木然向前走着。

“嘿,一个人?”

一个人——这个词瞬间让我的孤独感飙升顶峰。扭头看去,是一个双眸湛蓝的英国女人,前凸后翘,倒也算标致。她那双美丽多情的蓝眼睛正紧盯着我,秋波流转。这让我极为烦躁。
“那又怎样?”我烦闷地扯扯衣领,话几乎是脱口而出。但她似乎并不在意我的无礼,踩着高跟鞋像我走过来。
“一起?就这一晚。”地道的苏格兰口音,带点不轻不重的伦敦腔。
我不得不承认她的确美丽动人,可我不喜欢。相比之下,我还是更喜欢我的意中人——一个浪漫到几乎神经病的法国人。
“不了,抱歉。”我谢绝。
她做出很惋惜的样子,又说了几句,大致是为了安抚我因情人节孑然一身而躁动不平的心。
最令人惊奇的是,她成功了。
但我仍保持原先的选择没有留恋,点了点头,继续街头的漫步之旅。
此时此刻,我正思念着那个我爱的人。
他现在如何?过得怎么样?是否已成家立业?
这些我都无法得知。
要不是为了忘记他,我也不可能一个人迁回大不列颠住,放弃原本定居法国的计划。
可这该死的思念却愈发浓重,成功达到了我的反向意图。

一路上我又遇见无数同那个英国女人一样的英国女人或男人——这在英国并不少见,情人节在外游荡寻觅伴侣事实上跟平常,也很容易。
当然像我这样的阻碍也不少。

绕了一圈,兴致索然地回了家,直接瘫到床上把自己埋了进去。
很快入睡。
梦里,思念依旧不停生根发芽,肆意生长。

孤单。

#原创##随笔##古风#



衣袍翻飞声。

她轻弹着古琴,葱白玉指灵动交叠,变换出一套套繁复指法。

一曲毕,她抚着琴弦,并未抬头,却淡淡道:“月使今日怎的有兴致屈身大驾妾身这寒舍之中了?”

立于屋中央的暗卫四使之一月使垂眸静静地看着她,清润嗓音平静无波:“姑娘难道不觉得如今这日子平凡无奇?在下以为姑娘不会甘于如今这种生活,寒屋陋舍,衣食短缺。今日是将军于您最后一日期限,不知那条件姑娘考虑得如何?”

她冷笑,抬手抚上案旁长剑摩挲,道:“妾身固然卑贱,却也非你们可随意使唤的。妾身曾经何事没有做过,何人没有见过,四使之首一职,平心而论,妾身并不稀罕。更何况当年妾身对将军府如此尽心,可你们口中那将军当初又是怎样对我的!”她倏地抬头,一双黑眸带着凌厉光芒直射那人。

月使一怔,随即眉头紧锁沉声道:“既然姑娘做了如此决定,也莫怪在下不敬。上!”最后一字,是说与身后那三十暗卫。

霎时,衣袍舞动,片片黑衣冲向琴后一袭红衣的她,似毫不留情。她面容不改镇定如常,抚着剑鞘的玉手一翻,便已捞了剑飞身而起,不过几秒钟的功夫。

她犹如翩跹舞动的赤蝶,穿梭于一抹抹漆黑之间,回旋折转,游刃有余,而那长剑则早已被拔了剑鞘,划过一具具不堪一击的躯体,沾染妖异血色。

只一眨眼的功夫,那三十暗卫便败于她手,连那月使也负了伤难以直立,单膝跪着地眸中流露出不甘。

她收剑于身后,冷然看着那双不屈黑眸,道:“替我带话于你家将军,我的命,还由不得他操纵。只要我仍还有口气,便绝无屈服于他的可能。告辞。”

红衣翻动,待月使回过神之时她早已掠出窗外。月使怨念地望着窗外,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。她日日竭力练武,却仍是连那女子的一片衣角也触不到!

窗外,早已走出百里的她,红衣似血,霞光将她纤细的影子拉的颀长。

看来又要换个住所了啊……




亓谙
2017.4.1写

#原创##七言绝句#


暮秋残枝花叶败,一盅桂醴幽香哀。
坟前郁郁枯骨埋,最是心伤何人代?


亓谙

2017.4.2作

#原创##七言绝句#



无题

秋寒戏楼共话凉,栀酒雏菊满亭漾。
戏子入戏花腔唱,一曲昭君半曲伤。


亓谙
2017.3.12作

#叔x萝莉#
#原创禁抄袭#
#渣文笔系列#

1.他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爱上的她。他不是萝莉控,却对她一见倾心。她是他挚友的孩子,母亲早亡,家里也没有其他亲人。但那人不久前却也离开,临终前将她交给了他。
但他却爱上了她。
他让她叫他叔,他叫她小小。
每天都能听到她稚嫩的声音,他很满足。
她真是可爱极了。

2.早上醒来,是照例的早安吻。他亲吻她的额头,她亲吻他的脸颊。
然后是她含糊却可爱无比的声音:“叔~早安!”
“早安。”沙哑的声音,掺杂着宠溺,引人沦陷。
美好的开始。

3.他不是个居家男人,却甘愿为她洗衣做饭去学习烹饪,只为听到她的那声称赞。
“叔,你做的菜真是天下第一好吃!”
她笑得天真满足,他满心温暖柔软。

4.他想吻她。
他们照例躺被窝里睡觉,他照例给她讲睡前童话故事,照例给她晚安吻。而这次不同的是 他亲吻的不再是她的脸颊,而是她小巧精致的唇。
她懵懵懂懂地仰头看他,他苦笑。
是啊,她还只是个小孩,怎么会懂这些。
他揉揉她柔顺的发,只有哄着她入睡。
而自己,却整夜失眠。

5.他开始刻意疏远她,她有些慌,心里滋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具体是什么,她说不上来,只觉得很揪心。
她终于鼓起勇气主动去找他,他却吼了她。
小小的她在客厅蜷缩成一团,脑中尽是刚才他说过的话。
——“我不想看见你。”
——“我爱上了你。不该有的感情。你不会懂。”
——“滚。离我远点。除了吃饭,别再来找我。”
他是那么狠心。
她隐隐感觉到了什么,却还是不明白。

6.他意识到这是段不该有的感情,所以狠下心疏远了她。
她已经十三岁了,学校里也有很多朋友吧,一定不缺他一个。
可当他看到缩在沙发上穿着单薄的睡裙就睡着的她,终还是不忍心,想要将她抱回去。可她睡的轻,立刻就醒了,一看是他一把抱住,抱得很紧很紧。
他愣住“你…”
“我还小很多事都不懂”她抬起头,脸上虽然满是半干的泪痕,眼神却坚定“但我一定会努力明白。我听大人说起过感情…我…请给时间,不要不理我…”她心里很难受,她觉得自己不能够失去他。这…算是爱吗?
他终是忍不住抱住她,声音疲惫沙哑“你要想好,我这次可不会再放手了”

亓谙
2017.3.4